2018年3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了《关于涉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气枪铅弹刑事案件定罪量刑问题的批复》(下称《批复》),对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气枪铅弹刑事案件定罪量刑问题作出规定。

2018年3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了《关于涉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气枪铅弹刑事案件定罪量刑问题的批复》(下称《批复》),对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气枪铅弹刑事案件定罪量刑问题作出规定。

《批复》明确,对于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持有、私藏、走私以压缩气体为动力且枪口比动能较低的枪支的行为,在决定是否追究刑事责任以及如何裁量刑罚时,不仅应当考虑涉案枪支的数量,还应考虑行为人的主观认知、动机目的等。

刘大蔚案再审是否使用两高《批复》成为再审开庭时的争议焦点之一。

福建高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适用刑事司法解释时间效力问题的规定》第四条规定,“对于在新的司法解释实施前已办结的案件,按照当时的法律和司法解释,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没有错误的,不再变动”。本案是2015年8月25日作出终审判决,已经发生效力,故本案不能适用《批复》。对辩护人关于本案应适用《批复》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福建高院认为,刘大蔚违反海关法规,逃避海关监管,从台湾地区走私24把仿真枪,经鉴定有20支为枪支,其行为已构成走私武器罪,应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刘大蔚虽不具有法定减轻处罚情节,但鉴于其未实际取得所购的24只仿真枪,没有流入社会未造成实际危害,社会危害性较小;涉案枪支枪口比动能较低,致伤力较小,且不易于通过改造提升致伤力;本案没有证据证明刘大蔚购枪的目的是为了进行非法活动,认定其以营利目的证据也不充分;其作案时刚满18岁,系初犯,且认罪态度好。

福建高院认为,综合评估本案的社会危害性,坚持主客观相统一原则,确保罪责相适应,对刘大蔚可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认定刘大蔚犯走私武器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三个月,并处罚金元。该判决需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后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