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方便子女陪护老人。不过独生子女陪护老人、为老人看病照旧面临许多困境比如人手罪大恶极、距离远尤其是“双独”的情况照料老人的压力更大。  以方便子女陪护老人。不过独生子女陪护老人、为老人看病照旧面临许多困境比如人手罪大恶极、距离远尤其是“双独”的情况照料老人的压力更大。

  
<8%的受访青年期待社会为年轻人陪护怙恃给予一定的支持。 <3%。 <1%受访青年坦言惆怅陪护怙恃问题   在湖南吉首上大学的田灿(化名)对记者说虽然自己还在上学暂且别国陪护照顾怙恃的压力但是作为独生子女每当看到新闻或者一些影视作品中提到有关养老和陪护怙恃的内容她还是会感到有压力。   郭香香(化名)是北京某高校博士生今年年初她的外公生病了由家人轮流照顾。   “我妈妈和她的3个兄弟姐妹一起照顾老人都很不容易当时我就想以后我一个人要怎么照顾爸妈”。 <6%)对这个问题更加惆怅。   西安某高校青年教师魏文(化名)表示随着怙恃年纪越来越大自己也更加惆怅陪护怙恃和养老的问题。“现在他们来西安帮我装修和我住在一个城市以后他们有可能会回老家。老人年纪大了我很惆怅他们一旦生病要怎么陪护他们尤其是经历了我外公生病升天就更加惆怅这个问题了”。      家住江苏海安的韩伟(化名)眼下就面临着非常严峻的陪护长辈的问题“我公公肝和肾都有问题目前依靠昂贵药物维持要定期去大医院复诊一去就是三四天。我妈妈心肺功能不好慢阻肺依靠呼吸机辅助。家里还有爷爷奶奶需要照顾。赡养和照顾两代老人的压力都在我和爱人身上好在我老公工作比较悠闲不要坐班陪老人检查、陪床等都是他。”韩伟说目前她最惆怅家中老人生大病。    <4%)等。   “80后一代的怙恃年龄约略在65岁左右。他们目前没达到高龄老人的年纪还属于比较年轻的老人要紧需要子女在心理上给予陪护。但再过几年就会需要生活上的陪护照顾。对于子女来说这种压力会更大。”天津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张宝义分析独生子女的怙恃年老后对孩子生活上、心理上的依赖更大对于独生子女来说陪护的压力也就更大。 <4%受访青年希望企业加强对员工的人文关怀   韩伟一直在考虑陪护怙恃和养老的问题“我们是80后怙恃接受不了去养老院之类的机构我们也不会这样做顶多就是请保姆在家照顾。但我们这一代观念就不太一样想以后去养老院尽量不给子女添麻烦”。 <2%的受访青年会定期休假回家陪伴怙恃。 <8%的受访青年期待社会对年轻人陪护怙恃给予一定的支持。   韩伟希望能有一些减轻年轻人养老经济任务的政策“比如医保报销、异地结算、农保等这些政策力度再大点就好了”。      “如果以后我怙恃需要我陪护我能轻松请假就很不错了。”郭香香了解到很多地方推出了独生子女陪护假她希望能够落实好这项政策。   魏文觉得现在人们对保姆、护理的需求很多但是这个行业还存在着不少问题他希望家政行业可以实现产业化、规范化的发展以减轻年轻人照顾怙恃的压力。 <4%)等。   张宝义分析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子女和怙恃可以更好地沟通联系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心理层面的陪护压力。   但对于独生子女一代来说单纯依靠子女个人来完成陪护怙恃和怙恃养老问题是行不通的。“因此我们提倡通过社会化的力量来实行集体化、成品化和规模化的养老。这并非是让老人都去住养老院而是在家中、在社区中形成一种规模化的养老”。   张宝义认为需要从大的规划角度将住宅建设、市场和社会构造、医疗卫生等统筹规划形成一个养老体系比如建立电子档案通讯网络及时了解小区老年人的情况。   “在日本一些家庭的马桶上装了感应器如果老人一天都别国去卫生间那么子女在手机上就会收到提示。”张宝义认为通过社会化、规模化养老体系的建立可以进一步缓解和分担独生子女的陪护和养老压力让他们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工作和照顾下一代上进而完成历史性的人口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