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特朗普任期最后两年“将是一场疯狂的旅行”?。

原标题:特朗普任期最后两年“将是一场疯狂的旅行”?

美国耶鲁全球在线近日发表美国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罗伯特·a·曼宁的文章称,美国中期选举及其结果会对美国的外交和国防政策产生不小的影响,但这与其说是民主党人希望看到的海啸,不如说是一个分裂的裁决。

文章指出,在世界各地,美国的盟友和对手都把中期选举视为衡量特朗普及其“美国优先”政策持久性的指标:他们能“等着他下台”吗?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模棱两可的。眼下,打赌说特朗普不会在2020年连任并不明智。

▲资料图片:9月26日,美国纽约,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召开反核扩散情况通报会议,各国政要纷纷出席会议并发言。(视觉中国)

文章称,在外交政策方面,民主党人将以对美国在欧洲和亚洲的联盟以及对多边机构的更大支持来对抗特朗普的“反全球主义”议程,尤其是在气候变化问题上。预计民主党人对俄罗斯的态度会更强硬,这也要看米勒对2016年大选“通俄”调查的结论。

从观察人士指望在中期选举中看到美国回归民主准则的迹象来看,其结果充其量是模棱两可的。两极分化、美国城市/郊区与农村地区的矛盾、性别和种族的分化似乎更加尖锐。来自妇女、青年和少数族裔的新的行动主义鼓舞了民主党人。但他们没能在男性白人选民中取得重大进展,这类人更倾向于共和党。

文章称,特朗普的竞选加剧了对移民问题的种族恐惧,重复了毫无事实根据的阴谋论,并对一些黑人候选人进行了诋毁,这些都可能有助于他在其拥有强大选民基础的州赢得参议院选举。但这是一场令人讨厌的、不文明的运动。美国“相互制衡”的现实被言论的丑恶和特朗普成功赢得参议院席位所抵消。

▲资料图片:2017年5月1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示威人群在杜邦环岛举行集会后,一直行进到白宫北面的拉法耶特广场,抗议特朗普的移民政策等。

文章指出,大多数分析人士认为,党派斗争即将发生,民主党人希望调查特朗普及其内阁的腐败和与俄罗斯的勾结行为,并要求获取他的纳税申报表。

所有这一切都表明,从美国到欧洲的波兰、意大利和匈牙利再到拉丁美洲,各地民众对全球化负面影响的民族主义反应是一种趋势,这种趋势并没有消退。系好你的安全带,特朗普总统任期的最后两年必将是一场疯狂的旅行。